江水同云
有些像你
 

《菩提绿\待耕》

    西塔端起阿姑们削好的茄子往厨房走去。尽管阿姑们择菜的地方和厨房都在大雄宝殿附近,但还是能听到观音殿的诵经声。西塔知道今天是观音诞,一大早的就有僧人静悄悄地走在廊道上,连解签爷爷都早早地起来摆摊。想到解签爷爷,西塔望向殿旁被四色许愿带缠满的竹栏。愿望再微不足道,也有成千上万个需要实现。茄子的香气微微扩散,西塔朝着大殿微微躬了躬身,快步轻声往厨房赶去。 
 
    女人们正在厨房聊天。西塔的大姑是厨房的管事,见西塔进来就指了指灶台旁边的篮子示意她把茄子放下。西塔探究地看了看大姑的表情,知道放下这篮茄子自己今天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西塔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自己的这个大姑,所以她一直没有住到大姑家里而是和大姑婆一起住在其音寺后面的竹楼里。西塔只有这两个亲人了。 
 
    西塔知道此时大姑婆一定会在观音殿内。大姑婆从来只让西塔喊她的法号明静,笑说“你若是皈依佛门可得喊我一声太师姑”。然而西塔和她都知道绝不会有那么一天。以往明悟住持和明静一起论法,住持曾细细看着西塔的模样,笑道:“佛缘不浅,却难入佛门啊。” 
 
    西塔也并没有遁入空门的想法,只是觉得佛家其实也不错,只是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是不是基于自己从未去过别的地方。她想要安定的生活,而其音寺也能够给她这样的环境。 
 
    其音寺不过是个小寺罢了。游人并不算太多,即便是观音诞也只是比往常多了数十个香客。西塔其实很疑惑,为什么游人不多但仍有那样多的许愿带,她想不通。到底是一个人的愿望太多,还是许愿的人太多?来人并不算多,那么是不是因为一个人许下很多愿望或者一个人代其他人许下很多愿望?但许愿这种事情,不是亲自来才算是心诚吗?西塔想着,穿出了殿堂。 
 
      寺外的溪水一年四季都格外清凉。溪水转到半山腰的时候就汇入了寿池,常常有人往池中石龟的背上投硬币。西塔有时候喜欢站在池边看小孩子抛硬币,但硬币往往投不中或者中了却弹落水中。有些孩子气急了就除了鞋袜趟水过去直接把硬币放在龟背,家长就喊“放了就回来别捡别人扔的硬币啊”。西塔偶尔看着石龟的眼睛怔怔出神,趴在水里是龟所喜欢的,但是谁都不喜欢别人往自己背上扔硬币吧?还是说它心甘情愿,所以目光向着山寺平静温和?西塔摇了摇头,向池子一边的僧人讨了一个木盆来舀水。竹楼里养了一些睡莲,西塔喜欢用溪水养着。明静向来不管她,但养花这事,她总是会说一两句提点。 
 
      听说明静以前还在俗世的时候就是开花店的,这个是听大姑说的。原本大姑也可以继续经营花店,但是大姑父硬要她把店盘出去,后来天灾人祸把什么都烧了个干净。明静说起当年脸色还是平静的,只是说烧了也好了无牵挂,只是托了住持给大姑安排了个差事。大姑性子也温和,但西塔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当年大姑把一盆盆的鲜花扫在地上的痛快决绝。 
 
      竹楼里燃着香,西塔微微偏头看看油灯里还有没有灯油。其实她知道这些事情不用她操心,毕竟明静虽说是婆婆辈的,但其实也还没有到年过半旬老眼昏花的地步。西塔拨了一下天井里的睡莲又捞起来,才开始往石盆里倒水。明静说伺候这些花花草草要用心,否则就不要打扰他们毕竟生死有命。西塔认同,如果摘了花回来却置之不顾,就是对生命的亵渎。不过花草可能没有人想得那么多。 
 
      西塔从竹楼出来的时候手里握着一把香。她远远望着寺里香烟缭绕,又想起寿池里的石龟。大概石头也是有魂魄的吧?不知道它的心愿实现了没有?小时候爸爸妈妈还在世,出差回来就会给西塔很多小东西,最多的就是水晶啊宝石啊之类的。西塔喜欢是喜欢,但更喜欢他们能够呆在自己身边。这个愿望还是没有实现啊。 
 
      阿姑们还在择菜。芳姑见西塔进来就招呼她把南瓜送去厨房:“阿塔啊你来得正好把这两盆瓜送过你大姑那边去吧。”西塔笑着摇了摇头,举起自己手中的佛香。芳姑愣神片刻不自然地笑了笑:“那你快去吧观音殿现在人也不少了。”芳姑是个有些唠叨的人,不会说谎。西塔觉得这个寺里到处都是秘密,有些关于她,有些关于佛。但既然是秘密,那么西塔自然是一个也不清楚的了。最大的秘密,大概就是佛像上平和的笑容。 
 
      大雄宝殿前的人也不多了。和西塔一起取火燃香的女人主动开口:“今天的风挺大,点不着啊。”“是,芯火一直晃呢。”西塔留意到女人的手微微发抖,便微不可察地往一旁偏了偏自己手中的香。女人没有留意到这个小细节,自然地延续着谈话:“要不过香烛那边取个火?”说着女人已经转身过去了。西塔若有所思地想着刚才女人颤抖的手和蜡黄的脸色,应该是来寺里还愿的吧?那么自己待在寺里不住到县城去的原因是什么?凡事总有个原因吧?西塔蹙起了眉头,并没有找到答案。 
 
      一群戴着遮阳帽的游客跨进了山门。西塔眼尖,看到帽子上印着橙色的“XX旅行社”字样。背着背包的男人拽着两个小孩,皱着眉头数落他们到处乱跑。母亲已经拿出了佛香过来取火,头也不回地对自家男人喊“你们仨别闹了上个香拜拜佛祖保佑自己身体健康学业进步才要紧”。无事不登三宝殿这话真不是盖的。西塔自嘲了一下,上了香拜了佛就往观音殿去。观音殿里里外外都是人,僧人持书诵经。美的落地扇立在柱子后面送来阵阵热浪,西塔看到了那个女人。她站在殿外双手合十,神情肃穆。旁边有个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正焦躁地踮脚张望殿内的情况,大概是自己的亲人进去了还没出来吧?西塔看着女孩应该是挑染过的头发和手上的金属色手链,神色微微一动。 
 
      山风慢慢慢慢地从寺里穿过。人声鼎沸,西塔听不见往日风吹过溪水时的声音。山溪分成了三支,最小的一支刚好从寺里穿过,但山沟很深,所以放生池并不在寺里。西塔上了一炷香,烟顺风而行,殿前逐渐被烟雾笼罩。有小孩子拽着大人的衣服说“什么时候才走啊我要吃饭”,也有老人家不为所动虔诚诵经。西塔双手合十,向着观世音拜了三拜,离开了观音殿。 
 
     观音殿外的桥下溪水湍急,虽说是最小的一支,但水势最急。这些水从山上来,最后汇入到寿池里。开发商还没有把主意打到山上,庆幸于此,溪水清澈到可以用来淘米饮用。所以才会有XX旅行社组织到这边旅游体验乡下生活吧?而诸佛是不理会这些商界的事情的,他们看的是人。 
 
     地藏王神色祥和,目视前方。西塔看着他温和的眉眼,低声说:“是不是相由心生,我心平和相平和,我心浮躁相浮躁?”只有风声作答。西塔拜了三拜,又觉得他面前吊着的圆灯着实可笑。整座寺虽偏僻,但现代化的科技已经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西塔沉了沉心神,道:“菩萨曾发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如今世事如此,如何渡尽天下人?”说罢又觉得自己太偏激,微微想了想便笑了。 
 
     其音寺的荔枝树在风中沙沙作响,西塔在风声中往深山中走去。 


 
评论
© 江水同云/Powered by LOFTER